E-mail:jiawankefu@jiawanhd.com

育碧要用几个游戏大IP,才能敲开电影行业的大门?

  • 来源:平台官方
  • 作者:平台官方
  • 时间 :2017-03-03 18:06:13

育碧要用几个游戏大IP,才能敲开电影行业的大门? ...

对游戏公司来说,游戏已成为IP的源头


  截至今天(3月1日),《生化危机:终章》的国内票房已经达到7.53亿,成为国内批片现象级作品。而另一部游戏改编电影《刺客信条》的票房仅为1.38亿。

  ACGx在这篇文章里想要说的其实不是《生化危机:终章》,毕竟游戏公司把IP的电影改编权授权给电影公司、完全由电影公司拍摄制作游戏改编电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未来,将是游戏公司直接操刀游戏改编电影的时代。我们更看重的是,《刺客信条》作为育碧的首部游戏改编电影,或许还不能打开游戏改编电影的新大门,但是已经可以窥见,游戏也将成为IP的源头。

  大型电影公司、大型游戏公司操刀电影,表现也不如人意

  曾经的游戏改编电影,总体特征是B级片(投入低)、改编烂,俨然一部大型Cosplay表演。中间也曾有过几部稍好作品,比如派拉蒙《古墓丽影》、哥伦比亚《寂静岭》和福克斯的《杀手47》,即使是好莱坞大型电影公司,也想着游戏改编电影是否能成为电影行业的一个新门路。然而这几部投入较大、口碑还算不差的电影,续集无一例外都跪了。

育碧要用几个游戏大IP,才能敲开电影行业的大门? ...

《生化危机:终章》


  即使是15年来拍了6部的《生化危机》电影,口碑也是接连走低。最新一部在游戏诞生地日本首先上映,然而雅虎上3.5分的低分数也说明电影并未获得日本数量庞大的游戏粉丝认可。

  和中国国内票房表现差异巨大的现状截然不同的是,在国外《生化危机:终章》和《刺客信条》的全球票房(未包含中国市场票房)差距很小,前者为2.38亿美元,后者的全球票房为2.31亿美元。在美国本土,《生化危机:终章》的票房只有2665万美元,不到《刺客信条》美国本土票房的一半。

  这两部电影除了全球票房差距不大,还有一点相同——口碑双双扑街。《生化危机:终章》的烂番茄新鲜度33%,《刺客信条》的烂番茄新鲜度甚至更低,只有18%。

  尽管去年比较成功的《愤怒的小鸟》电影也有Rovio参与其中,但是游戏本身只是一个休闲游戏,世界观并不如《魔兽》或者《刺客信条》这些有着庞大剧情的游戏大作,编剧和导演也就有着非常自由的创作空间,甚至于在剧情中影射现实问题。所以,《刺客信条》算得上是第一部由庞大的世界观和复杂的剧情线的游戏改编,并由游戏公司参与制作的电影。

  如果说当年那些游戏改编电影的失败是由于电影公司、主演、编剧不懂游戏所致,而今,游戏公司进入电影市场将旗下IP改编为电影,现在看来并未有着和以往那些游戏改电影不同的结果。

  《刺客信条》电影选对了题材,却没有Get到改编的重点

  早在90年代末期,游戏改编电影行业就已经确立了最佳类型——动作游戏。比如90年代的《街头霸王》和《真人快打》,尽管口碑不一,但是票房是成功的。而后多部票房表现尚可的游戏改编电影,也是以动作游戏改编为主。在好莱坞的工业化电影制作模式下,动作游戏改编的电影是最好的选择。

  作为老牌的游戏公司,育碧旗下有大量知名的单机游戏IP。早在2011年,育碧游戏就成立了育碧影业,宣布了旗下3大著名的动作游戏《刺客信条》、《细胞分裂》和《幽灵行动》改编电影的计划,2年之后又公布了《看门狗》、《孤岛惊魂》和《疯狂兔子》(动画电影)的影视化计划,去年公布了《全境封锁》将拍摄真人电影。

育碧要用几个游戏大IP,才能敲开电影行业的大门? ...

《刺客信条》


  时隔5年,《刺客信条》电影终于上映,由《麦克白》的原班主要人马拍摄制作,总投资也达到了1.25亿美元,然而表现却不如人意。

  让人昏昏欲睡的现代文戏无法展现出足够的故事冲突,如同闯关一般的古代武戏让观众倍感疲劳,再加上时不时刻意出现的致敬游戏情节,诸如女主大喊出“信仰之跃”和男主茅塞顿开时出现的一堆古代刺客的身影,不仅让游戏粉丝看得不满意,更让普通观众看得莫名其妙。可以说,《刺客信条》这部电影虽然选对了题材,却没有理解到游戏改编电影的重点——如何讲好一个改编自游戏的电影故事。

  要将高互动性的游戏改编为低互动性的电影,这比改编小说、漫画、动画为电影的难度更高。在这一点上,《生化危机》可能要比《刺客信条》做得好,它抛弃了原有的游戏情节,重新构筑了全新的故事主线——打丧尸,而《刺客信条》虽然也是全新的故事,但是却还是贴着游戏情节本身,过于妥协游戏情节,最终并非是一部独立的电影,更像是游戏IP的衍生品。

  新作的风险巨大,让老牌游戏公司不得不重视游戏IP运营

  尽管《刺客信条》1.25亿美元的总投入很难收回成本,然而育碧似乎并不太在意这部电影的投入回报比,因为《刺客信条2》在《刺客信条》上映之前已经立项。

  另外,育碧旗下两个大IP卡司也很有看点。《细胞分裂》将由汤姆·哈迪主演、派拉蒙影业发行,《幽灵行动》将和华纳兄弟合作,由迈克尔·贝执导。去年还公布了《全境封锁》这个游戏改编的电影将由杰克·吉伦哈尔和杰斯卡·查斯坦主演。虽然未知几部电影制作团队的其他细节,但是既然请了著名演员和导演,制作资金的投入可能不会低于《刺客信条》。可以说,育碧在针对老牌游戏IP的再度开发上,都是下了血本的。

育碧要用几个游戏大IP,才能敲开电影行业的大门? ...

《细胞分裂》


  但是,由于游戏改编电影仍处于“十个改编九个烂”的境地,作为“不差钱”的老牌游戏公司来说,用庞大的资金、一流的导演和演员、一线发行公司来最大程度地保障电影的制作和发行,提高电影的硬条件,至于游戏改编电影存在的硬伤——讲不好故事这个软肋,却不是游戏公司可以保障得了的。好莱坞的电影行业中,也缺乏相关的人才,也缺乏成功的经验,或许可以说,是缺乏“游戏改编电影套路”。

  在2月初,育碧公布了2016~2017财年第三季度(2016年10~12月)的财报,销售额为 5299 万欧元(5648 万美元),相比去年同期(5618 万欧元)下降了 5.7%。导致销售额下降的原因是发售的《看门狗2》表现不如预期,而《极限巅峰》的表现只是比预期稍强,新作的开发显然是有风险的。对于一家老牌游戏公司来说,保持老作品的持续更迭,固定时间对老玩家们割上一把“韭菜”,无疑能大大降低风险成本。

  育碧总裁 Yves Guillemot 也在财报会议上提到了公司今后的动向。育碧未来将不会产出像现在那么多的新 IP,而会注重于发展已有的品牌。

  现在看来,不管是出于老IP的再度开发,还是规避新作品可能出现的风险,将旗下游戏影视化都是顺理成章之事了。

  另一方面,育碧也在和各大主题乐园合作,在迪拜的IMG乐园和马来西亚的由RSG运营的主题乐园中打造育碧游戏主题专区,把经典游戏角色移入乐园中。

  除了育碧,EA、动视暴雪、索尼、任天堂这些拥有多个顶级游戏IP的大型游戏公司,都已经有游戏影视化的计划,一大批游戏改编电影正在路上。游戏改编电影的历史已超过20年,但仍未出现一部真正能够游戏玩家、主流电影观众和市场都完全满意的作品。尽管这些公司也知道游戏改编电影所面临的门槛,然而就像育碧一样,面对越来越挑剔的玩家,借用各种新的内容形式重塑老IP的活力或许是最简单风险最小的办法。

  一直以来游戏都只是产业链的下游,而现在游戏被赋予了新的位置——成为产业链上游的内容生产者。这些将要背负着辐射游戏品牌到大众目的的游戏电影,我们希望它们终有一日能展现出一部游戏改编电影真正该有的内容。


合作伙伴

Partners

公司简介|联系我们

投诉电话0592-21522142

海南嘉玩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Copyright© 1996-2014 SINA Corporation,All Right Reserved 琼ICP备16003004号-2

网文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:琼网文(2016)6018-074号